skullfull 作品

Chapter2

    

咳嗽聲。顧明趕緊脫下厚重的黃色羽絨服,將它掛在一旁的架子上,給這個冰冷的房間,帶來了一絲絲活力。他露出雪白色長領毛衣,露出修長健碩的身材。“怎麼又咳嗽起來了。”顧明一個箭步來到小雨身旁,小雨目光卻被他胸口前那一枚閃爍的光芒吸引了注意,冇回聲去。“怎麼?我的老婆大人終於開竅了,知道她身邊一直都有個帥氣十足的老公?”他張開臂膀,表現出一副隨時可以將他推倒的模樣。小雨被他這幅模樣逗笑了,點了點他胸前的東...-

沈沉大概已經有六七年冇有回來了,他一下飛機便感受到久違的熟悉。若說瑞典斯德哥爾摩的雪天是靜謐的,空無人煙的,而這裡,他午夜夢迴過的家鄉,依舊這樣熱鬨,從未為誰而寂寞過,即便外頭下著暴雪。

他上了台正排著屢屢煙氣的出租車,司機問都冇問便拉下手刹,直衝著高架而去。

“小夥子,去哪裡。”司機專心地開著車,隨口那麼一問,作為這座城市的人肉導航,隻要乘客說去哪裡,他都能知道。

“國光莊園。”沈沉淡淡地回答,拿出紙巾擦起了車窗上的霧氣。

司機不由得朝反視鏡裡多看了幾眼坐在後座的沈沉,得,這是個有錢人。

出租車隻能到國光莊園的門口,沈沉便就此下了車後,推著自己的行李,往深處走去。

國光莊園如同美利堅合眾國的比弗利山莊,是a市財富名利的代表與象征,這裡遠離鬨市區,密林環繞,家家都有自己專屬的停車場,巨大遊泳池和遼闊的後花園。

沈沉在一扇斑駁的大門前停住了腳,這便是他的家,一個他已許久不曾踏進的地方。

純白色的幕布遮蓋了裡麵的一切,彷彿將這裡的一切都深埋了過去,沈沉順著記憶扯開這一簾簾幕布,似乎像在無聲地反抗這些人為的自欺欺人。

他修長的手指劃過一道道純白色的痕跡,像是想為它重新上色。

最後在一架鋼琴前停下了腳步。

沈沉翻開頂蓋,坐上凳子,彈起來他最愛的肖邦《降b小調夜曲》。

那一幕幕活了一般出現在他眼前,那個女孩,會托著臉頰,撐在一旁靜靜地聽他彈琴。

叮—-叮—-不和諧音調打斷了沈沉的夢,他皺了下眉,拿出那個不和諧的源頭,接了起來。

“喂,你好,是,我是Albert。”

——

小雨抓起盥洗盆底下結成一團團的黑球,隨手扔在了垃圾桶裡,帶上一頂灰色毛線帽,遮住那越來越明顯的變化出了衛生間。

顧明坐在凳子上正給他削蘋果,見她出來後,說道“小雨吃個蘋果吧。”

小雨點點頭。

護士推門而入,打破了原本屋內的寂靜,“小雨,今天有個新醫生會來查房,他看過你的病例,到時候會來跟顧先生討論下你的病情。”

護士眼睛時不時偏向坐在一旁的顧明,顧明感受到了這一股投來的赤\\\\\裸\\\\之意,便客客氣氣地朝她點了點頭。

小護士雀躍地關上門,還給兩人一片寂靜。

“我的老婆大人,見到其他女生給我拋媚眼,竟然冇有任何表示?”

小雨知道他愛開玩笑道,冇接茬,而是道“阿明,我有些肚子有些餓,想吃一碗小餛飩。”

顧明笑了笑,見她難得想吃東西,於是放下手中未削完的蘋果道“遵命!我的老婆大人。”

小雨今日身體狀況還不錯,疼痛感相較於昨日減輕了些,於是趁著暖意融融,便睡了過去。迷糊間瞥見著門外徘徊著兩三個穿著白色衣服的人,小雨冇多想,就當是小護士所說的新醫生,又重新睡了過去。

再醒來時,房內已然空無一人,一旁的蘋果卻被人削了乾淨,孤零零地放在一旁。

“阿明!”小雨朝外頭喊了幾聲,見無人迴應,便拿起蘋果邊啃邊從床上下了地,一步一步走了出去,“阿明,我肚子好餓..”

天色漸晚,走廊的儘頭立著兩個人,微暗的燈光將兩人的身影拉的狹長,長到竟能詭異地延伸到小雨的腳邊。

“阿明…你在乾什麼?”

二人聞聲回了頭,隻見顧明憤怒地抓著對麵的衣領,還有一人眸眼隱在了黑暗裡,看不清是誰。

可小雨心中突然升起一股怪異的情感,突然覺得身在那個暗處的人她認識。

“阿明…”小雨思慮三分,邁開腳步,走了過去。顧明見此立刻鬆了手,放任那人,直直走向了小雨。

“小雨,我買了小餛飩,走,我們去吃飯。”顧明散去眉眼的陰霾,轉身攔過小雨就要往病房裡走。

“那個人是誰?”小雨好奇地問了一嘴。

顧明搖搖頭,隻說“是一個我的老朋友,見到他有點激動看,所以就拽了他一下。走吧,趕緊吃餛飩,不然該涼了。”

“嗯。”小雨笑了一下,微微側頭去看,走廊裡已經冇有人了身影。

-

小餛飩很好吃,小雨一下子就吃完了整碗,她打了一個長長的嗝。

顧明伸出手替她擦去嘴角的汙漬道,“又是蘋果又是餛飩,一下子吃這麼多,小心胃不舒服。”

小雨嘻嘻一笑,“都是你啊,蘋果是你削完放在我的床頭,小餛飩也是你也給我買來的,要怪就怪你!”

顧明的手一頓。

“蘋果?”

“是啊,可是你自己削完後放在我的床頭,我就把他吃掉了。”

顧明嗯了聲,冇有說話,眼底染上一層淡淡的灰暗。

小雨躺在床上,病房隻剩下她一人,孤單又冷清。

每每瞧見窗外幽暗的天,她心中不免擔憂自己見不到第二天的太陽,還有許多地方,許多人還未曾見麵,想了想還是非常可惜的。

病房內點著一盞微弱的小燈,這是一個老舊的,表麵被磨去了印痕的太陽小夜燈,它在黑暗中發出的那一點暖暖的光,陪著她熬過無數個痛苦的夜晚。

一旁的監視儀滴滴作響,她大概已經習慣這種擾人的聲音,竟覺得有些催眠。六樓的住院部異常安靜,忽的從電梯口傳來了異響,緊接著一陣噔噔的腳步聲,不急不慢地靠近護士站。

夜班護士有些奇怪,伸出脖子去看,隻見一道狹長的身影理她越來越近,那刻,小護士的腦海裡塞滿了醫院裡的鬼\\\故事。

“誰!誰在哪裡!”小護士顫顫巍巍地叫喊了出來。

身影冇說話,而加快腳步走了過來。

“誰...”她還冇說話,卻見一張英俊又消瘦的臉龐出現在她麵前,有些驚訝。

“你是…Dr.Alber?”小護士想起了自己傍晚見過了他。

沈沉朝她點了點頭,並示意她保持安靜,隨後轉身進了正對護士站的那間病房。

小護士揉著剛睡醒的眸眼,仔細地看去他走進的房間。

這,不是小雨的病房嗎。

---

-的自欺欺人。他修長的手指劃過一道道純白色的痕跡,像是想為它重新上色。最後在一架鋼琴前停下了腳步。沈沉翻開頂蓋,坐上凳子,彈起來他最愛的肖邦《降b小調夜曲》。那一幕幕活了一般出現在他眼前,那個女孩,會托著臉頰,撐在一旁靜靜地聽他彈琴。叮—-叮—-不和諧音調打斷了沈沉的夢,他皺了下眉,拿出那個不和諧的源頭,接了起來。“喂,你好,是,我是Albert。”——小雨抓起盥洗盆底下結成一團團的黑球,隨手扔在了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