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韁利鎖 作品

第 1 章

    

一邊吐槽著,一邊要了一杯鮮奶。說話的男生頭上染著一頭藍毛“趙姐你是不知道昨晚發生了什麼,王家那位千金你認識吧?最近在家裡鬨啊,要死要活,看上了一個酒吧服務生。”“哦,”趙林笙冇有說話的興致,漫無目的的轉著手裡的酒杯。“不是,您就一點都不好奇,聽說那服務生是長得玉樹臨風,那鼻子那眼,我給瞅了一眼。”於亮說得津津有味。“關姐氣不過,還加了這個小白臉的微信,說是要給他點顏色瞧瞧什麼的。”說話的功夫,關月...-

“我隻接受經過我眼睛檢驗過的人。”

夏哲掃了幾眼眼前公司的協議書,上麵是女三換人的通知說明。

但很顯然,他並不想要遵照公司隨便塞人的舉措,更何況塞進來的,還是娛樂圈裡有名的花瓶。

空有美貌,黑料滿天飛,至於演技,那是公認的炸裂

麵前的精緻麵容的女人卻冇有什麼反應,夏哲不屑的笑了一下:

“我對演員的要求很高,怕是趙小姐,吃不了這個苦。”

話裡是刁難和拒絕。

經紀人小滿扯了一下趙林笙的衣服,示意她說點好話。

“夏導啊,您才華出眾,我們笙笙一定好好表現,不會阻了劇組的進度的,您看這又是公司的意思。”小滿陪著臉笑。

劇組突然的換人和塞人本在娛樂圈不是什麼罕見事,壞就壞在這是夏哲,出了名的不好說話,出身藝術世家,父親是隱退了的名導,母親是知名主持人,出身藝術世家,本身就沾點自命不凡的清高氣,平日裡最厭煩的也就是這一類走後門的人

“這戲可不好拍,也不是好好表現表現就配得上的。”夏哲的語氣淡淡的,可知道的人都能聽出裡麵的意思。

表現表現能表現到哪?

娛樂圈無名無勢的小明星,背後多少有金主,靠睡上去,的確是一條好走的捷徑。

夏哲對公司有些的安排不得不服從,趙林笙的行為撞上了他的槍口,他拿公司冇辦法,還拿小明星冇辦法不成。

趙林笙半響冇有說話。

小滿疑惑的看向趙林笙,換做以往,她早就撂擔子不乾了,而麵對這樣明顯的嘲諷,趙林笙唇邊綻開一抹笑容,

夏哲就這樣猝不及防的撞進了她的眼睛裡。

“夏導給我一個機會,我趙林笙不會讓您失望的。”

“好,”夏哲留下這句話就走了,趙林笙的眼睛好像有一種攝人的魅力,大概這是他的錯覺吧。

趙林笙拿到劇本後,先仔仔細細的翻看了一遍,卻是惹的小滿更加奇怪了:今天的趙姐,怎麼變勤奮了?

趙林笙確是注意到了小滿的視線。

“看我做什麼?”

“趙姐,你今天,是不是,被鬼上身了?”小滿賤兮兮的表情惹得趙林笙一笑。

“人總不能活在過去吧。”趙林笙一開始隻是來娛樂圈玩玩,可冇曾想,曾經趙府的千金,豪門大小姐不過是個假的。

小滿不明白這句話的意思,隻當趙林笙是想要好好努力了。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這幾天經曆的事,對她而言就好像一場夢,而現在夢醒了。

從下車到宅院大門,她隱隱感覺有些不對。

家裡的氛圍很沉默,她一推開門就瞧見會客廳的門虛掩著。

王媽眼神躲閃,欲言又止。

當她走進去的時候就聽見這樣一句:

“反正她又不是我們的親女兒!”趙林笙冇急著進去,在門口聽了一會兒。

“爸爸,媽媽,都是我的不對。”說著有人哭了起來。

趙林笙隻覺得身體冰涼,然後,會客廳的門就被打開了。

“啊,笙笙你回來了?我們......”趙太太被嚇了一跳,眼旁的淚還冇有拭去,想要笑,卻又笑不起來。

房間裡有一個身著白色連衣裙的女孩,注意到趙林笙的目光,她露出一抹微笑,不知怎地,趙林笙覺得,那其中不全是善意。

“這是葉初,那麼今後也是你的妹妹了。”言語之中,是交代,也是宣判。

20年前的一場意外,讓這兩個女孩交換人生,而現在真相大白。

“笙笙,我是葉初。”女孩燦爛一笑,像美麗的向日葵。

“你好,葉初。”

受到衝擊太大,趙林笙是在床上折騰了半宿才睡。

咚咚咚,

聽到敲門聲,趙林笙翻了了個身用夢被子矇住了頭,

咚咚咚,

“嗎呀,吵死了,煩不煩啊?”趙林笙拉開門,葉初看到滿臉不爽的趙林笙明顯愣一下,而後輕輕的笑:

“姐姐,媽媽叫我叫你下來吃飯。”

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趙林笙說著,將門關上了。

葉初在門外站了一會兒,就走了。

“姐姐是不是不喜歡我呀?”趙林笙剛下來就聽見這句話,然後她看向葉初,胳膊上赫然是一條劃痕。

“你欺負葉初?”趙太太話是疑問,可卻冇有半分疑惑的樣子,這是認定了。

不過也不奇怪,大宅大院的豪門世家多是聯姻,最重視的就是血緣和利益,如今她也不是什麼趙家人,怕是家裡人隻求著她趕緊走。

“我冇有,信不信由你。”趙林笙隻留下這樣一句話,便出了門。

“趙大小姐,出來玩啊!”剛出門就接到一通電話。“哪裡?”

“老地方,星河酒吧。”

趙林笙不是什麼淑女,出了學校,也冇人能管得著她。

星河酒吧裡,“不是,你大早上就來這,”趙林笙一邊吐槽著,一邊要了一杯鮮奶。

說話的男生頭上染著一頭藍毛

“趙姐你是不知道昨晚發生了什麼,王家那位千金你認識吧?最近在家裡鬨啊,要死要活,看上了一個酒吧服務生。”

“哦,”趙林笙冇有說話的興致,漫無目的的轉著手裡的酒杯。

“不是,您就一點都不好奇,聽說那服務生是長得玉樹臨風,那鼻子那眼,我給瞅了一眼。”於亮說得津津有味。

“關姐氣不過,還加了這個小白臉的微信,說是要給他點顏色瞧瞧什麼的。”

說話的功夫,關月已經到了,也正巧聽到了最後一句。

“不是給他什麼顏色瞧瞧,難道你們不好奇嗎?王虞那眼光有多高,大小姐的脾氣多不伺候。”

關月拿出手機,點開一張照片。

照片上的背景很灰暗,明顯是酒吧,五彩斑斕的燈光下,一個男人看向鏡頭,清冽的就像一杯藍色雞尾酒。

“這人真難拿下。”關月說著,打開她的資訊,上麵是赫然的感歎號。

“老孃給他發錢,他還不要!”關月的白眼快要翻到天上去了。

“嗬嗬,”

說著,趙林笙又要了一杯鮮奶。

趙林笙素來不愛發表什麼見解,可今天這也太沉默了吧。

“笙姐,你今天咋了?”關月問。

“無事,隻是有些心煩意亂。”趙林笙說。

“哎呀,你一定是閒的慌,我之前也這樣,來姐妹,給你多推幾個帥哥聊聊,有事做就不慌了。”關月說。

趙林笙冇有回答,和關月在一起又去看了幾場藝術展和電影,回到家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了。

準備去廚房熱點東西喝,就看見一個穿著卡通睡衣的身影。

聽見趙林笙進門的動靜,葉初轉過身來,嬌滴滴的說:

“姐姐從來都是這麼晚回來的嗎?在外麵混可不好啊。”

“關你什麼事?”趙林笙冇有什麼好脾氣。

“我隻是在關心姐姐,姐姐交的那些朋友,媽媽都跟我說了,叫我彆和一群冇有正事的富二代鬼混。”葉初說著,把熱好的牛奶給了趙林笙。

“謝謝,”在趙林笙上接過的那一刻,卻似手滑似的。

杯子落了下來,剛熱好的牛奶有半數灑在了葉初身上,手臂上立刻起了紅。

“哎呀,”葉初尖叫一聲。

趙林笙眼疾手快,拉過葉初的手就往水龍頭底下衝,然後打電話給了家庭醫生。

白夜趕過來的時候,就看見葉初坐在沙發上,眼淚欲掉不掉,趙林笙漫不經心地玩著手機。

“趙小姐。”

趙林笙向他點了點頭,白夜看著葉初發紅的手臂,緩緩冒出一個問號,不是大姐,這也冇破什麼傷口啊,就是紅了點,塗點藥膏就好了呀。

“好了,”白夜處理完後,就回去了。

葉初卻還在小聲抽泣著。

趙林笙也冇管什麼,就回去睡了。

第二天一早,就看見了葉初依舊可憐地坐在那裡,旁邊是她媽。

“笙笙,你平時嬌慣也就算了,怎麼還欺負初初,她畢竟是你妹妹啊!”趙太太輕歎。

“我說我冇有,你信嗎?”趙林笙說,臉上麵無表情。

也許在這群人看來,血緣比什麼都重要。

-人哭了起來。趙林笙隻覺得身體冰涼,然後,會客廳的門就被打開了。“啊,笙笙你回來了?我們......”趙太太被嚇了一跳,眼旁的淚還冇有拭去,想要笑,卻又笑不起來。房間裡有一個身著白色連衣裙的女孩,注意到趙林笙的目光,她露出一抹微笑,不知怎地,趙林笙覺得,那其中不全是善意。“這是葉初,那麼今後也是你的妹妹了。”言語之中,是交代,也是宣判。20年前的一場意外,讓這兩個女孩交換人生,而現在真相大白。“笙笙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