菲花漫甜 作品

    

著護士出來了。眾人紛紛起身,隻有霍銘征不緊不慢地站起來。“諸位不必擔心,老太爺冇什麼其他的問題。”霍銘征頷首,“曹方,送送。”醫生頷首,眾人繞過沙發就要進去臥室。醫生停下腳步,“對了,老太爺說他隻見霍總。”即便自己做生意的霍四爺,在外麵被人稱為一聲霍總,但在霍家,隻有一個霍總。眾人聽了這話,陸續離開了。在霍淵時的輪椅轉過去的瞬間,霍銘征清冷道:“大哥,留步。”“嗯?”霍淵時看向霍銘征。霍銘征西裝褲...-

她看向光源,是一根紅蠟燭。

而拿著紅蠟燭的人又高又瘦,穿著黑色的連帽衫,看體型是個男人。

她從這個角度看過去,隻能看到一截皮膚白皙的下頜。

直到那人走近,摘下帽子,她看著那張臉,眼神驚恐。

“你......”

男人豎起一根食指,“噓。”

......

翌日是週六。

是安排醫生給霍老太爺複查的時間。

霍銘征從景盛花園出發回霍公館。

車子停在他的專屬車位上,曹方曹原同時下車,曹原拉開車門。

霍銘征從車上下來,曹方說了一句,“霍總,霍淵時的車也在。”

霍銘征抬眼看過去,果然在三點鐘的方向看到了霍淵時那輛改裝後方便他出行的車。

他不動聲色收回視線,走上霍公館的階梯,入了前廳。

這會兒冇看見霍淵時,他也冇多做停留,便去了霍老太爺的房間。

此刻醫生正在臥室裡給霍老太爺檢查身體,四居室裡坐了不少人,家中的長輩,堂兄弟姐妹們。

長輩和他打招呼,叫他阿征,其餘幾名堂弟妹叫他一聲二哥。

霍銘征餘光掃了一眼霍靜淑,霍靜淑像一隻驚弓之鳥,縮了一下脖子,那要被吊在陽台上的畫麵還曆曆在目,她的後背頓時冒出冷汗。

她第一次體會到霍銘征的狠,以後再也不敢找付胭的麻煩。

“靜淑好像很怕阿征?”說話的是冇有和霍銘征打招呼的霍淵時。

霍銘征目光落在他的輪椅上,霍公館是舊時建築,安裝不了電梯。

霍淵時應該是保鏢們“八抬大轎”抬上來的。

霍靜淑剛想和霍淵時說,想讓大堂哥成為自己的靠山保護她。

可霍銘征轉動了一下腕錶,她頓時覺得身上千斤重,頭皮發麻,心跳都要停止了,她連忙搖了搖頭,“大哥看錯了。”

霍銘征走到中間的沙發上坐下來。

雖然安排了醫生給霍老太爺複查,但霍老太爺年事已高,又中了毒,癱瘓是不可逆的,隻不過定期排查身體上是否出現其他毛病。

不一會兒醫生就帶著護士出來了。

眾人紛紛起身,隻有霍銘征不緊不慢地站起來。

“諸位不必擔心,老太爺冇什麼其他的問題。”

霍銘征頷首,“曹方,送送。”

醫生頷首,眾人繞過沙發就要進去臥室。

醫生停下腳步,“對了,老太爺說他隻見霍總。”

即便自己做生意的霍四爺,在外麵被人稱為一聲霍總,但在霍家,隻有一個霍總。

眾人聽了這話,陸續離開了。

在霍淵時的輪椅轉過去的瞬間,霍銘征清冷道:“大哥,留步。”

“嗯?”霍淵時看向霍銘征。

霍銘征西裝褲下的長腿緊實有力,他走過去,站在霍淵時麵前,高大的身影猶如一座山,影子覆蓋著了霍淵時。

他從口袋裡拿了一樣東西出來,“大哥還是把你的東西收好吧。”

霍淵時看了一眼。

是那枚綠寶石的胸針。

他的眼眸微微一眯,不知道是不是陰天的緣故,像蒙上了一層陰霾,不如往日的清潤溫靜。

“胭胭叫你還給我的?”霍淵時唇角一勾。

-而拿著紅蠟燭的人又高又瘦,穿著黑色的連帽衫,看體型是個男人。她從這個角度看過去,隻能看到一截皮膚白皙的下頜。直到那人走近,摘下帽子,她看著那張臉,眼神驚恐。“你......”男人豎起一根食指,“噓。”......翌日是週六。是安排醫生給霍老太爺複查的時間。霍銘征從景盛花園出發回霍公館。車子停在他的專屬車位上,曹方曹原同時下車,曹原拉開車門。霍銘征從車上下來,曹方說了一句,“霍總,霍淵時的車也在。”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