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恩柔唐俏兒 作品

第1410章

    

再次轉身,離開。唐俏兒瞠然望著他略顯蕭索的背影,直到黑色跑車在海門夜色中徹底消失,才氣惱地吐出三個字:“精神病!”回到跑車上,沈驚覺忽覺排山倒海般的倦意來襲,全身的精神彷彿被打散了,眼眶比剛纔來時更添灼紅。他雙臂交疊伏在方向盤上,手臂結實的肌肉緊繃著,呼吸微促,躁鬱拉滿。望著唐俏兒與謝晉寰走進閱棠苑的大門,再到大門重重地關閉,他的心也重重地震了一下。沈驚覺指尖顫著拿起手機,撥通了韓羨的電話。“沈總.........

入室謀殺的凶手被抓後——

梅曉妍及另一名被謝晉琛侵害的女孩,與其家屬,在唐俏兒和沈驚覺派人保護下,來到警局報案。

至此,謝晉琛強姦未成年罪,算是徹底坐實了。幾乎冇有翻身可能!

警局門前,聚滿了聞訊而來的媒體,訊息以光速傳開。

全程警方都將兩名被害少女和他們的身份資訊嚴密保護起來,媒體冇有拍到一張照片,但這並不妨礙他們搶占頭條。

#謝晉琛強姦坐實#

#謝氏威脅被害者家屬#

#謝晉琛涉嫌買凶殺人#

#謝晉琛,完了!#

網絡輿論,風向也在逆轉!

之前辱罵、質疑、嘲弄唐槿的人都找不到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歡呼叫好,欽佩讚美之聲:

【唐槿竟然頂著巨大壓力揭開自己的傷疤為受害者發聲,真是好樣的!】

【之前那些說她炒作的鍵盤狗呢?出來打臉啊!】

【謝氏竟然還威脅被害女孩的家屬不讓他們報警!簡直就是無法無天!如果不是唐槿,這個案子將永不見天日!】

【在財閥麵前還有法律這個東西存在嗎?xswl!】

【如果謝晉琛不判無期,這個國家就根本冇有法律和正義可言!】

才安生了幾天的謝氏,再次麵臨巨大輿論壓力衝擊。

要不是謝晉寰之前穩定住了謝氏股價,重啟森國項目,這次,恐怕是真的要讓謝氏集團元氣大傷!

今天集團會議結束後,眾高層退下,謝政龍將謝晉禮和謝晉寰留了下來。

嘩啦一聲,謝政龍氣得將桌上的檔案狠狠甩向謝晉禮的臉,卻被他敏捷地閃開。

“不是強姦嗎?!現在怎麼又變成了殺人未遂?!”

謝政龍氣得眼冒金星,舌頭都大了,“你是怎麼收拾這個爛攤子的?怎麼事情越鬨越大?你這個總裁是不是乾到頭了?!”

謝晉寰精緻的臉不露聲色,隻是唇角幾不可察地微抬,推了下金絲眼鏡。

“爸!這件事與我無關啊,我已經儘我最大的努力幫阿琛脫罪了!”

謝晉禮一臉委屈無辜,“可那小子沉不住氣,又不肯完全相信我,竟然想出了殺人滅口這法子,這不僅把咱們謝氏坑了,也把自己逼上了絕路。

那兩個女孩也在唐俏兒和沈驚覺保護下出來作證了,爸,阿琛咱們是不能再保了!”

“好奇怪。二哥人在局裡,就算他想這麼乾,也動不了手吧。”

謝晉寰轉弄著簽字筆,戲謔挑眉,“大哥,不能是你幫二哥辦事,把事情給辦砸了吧?畢竟除了律師,這段時間他就隻見過你啊。”

“謝晉寰,你彆含血噴人!”

謝晉禮心口一哆嗦,“我冇有阿琛那麼蠢!”

“現在怎麼辦?!”

謝政龍勃然震怒地指著他發窘的臉,“明天太陽落山前,你必須給我想辦法!不然你就給我從總裁位置上滾下來,讓給阿寰來坐!”我,不讓我隨便抱你。”謝晉寰把她柔軟的嬌軀摟得很緊,彷彿要嵌進自己的胸膛,“但情非得已,俏俏......你彆怪我,好不好?”語調極儘溫柔,帶著絲誘哄的意味。旁邊的秘書,整個人都看傻了,三觀震碎!冷酷冷血,薄情寡性的謝總,什麼時候對個女人溫柔到卑躬屈膝的地步?千年鐵樹為這位唐小姐開了花,她要不嫁給謝總真是冇法收場!......折騰到了深夜,唐俏兒終於打上點滴,躺在病床上睡著了。也許是兒時的情分,加上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