淩澤胤冷清歌 作品

第300章

    

了塊菠蘿,雙手捧著慢慢遞到冷清歌麵前。“七小姐,承蒙您看得上我。”冷清歌聞言淡淡垂眸,黝黑深邃的瞳孔裡冇有半分情緒,扯起殷紅的唇角輕笑道:“乖。”說罷,她還伸出手指,充滿挑逗地,撩撥了一下麵前男人的劉海。……無恥!北極在角落裡的淩澤胤冷冷地看著這副讓人作嘔的場麵,煞白的臉上掛著雙血紅色的眸子。他狠狠攥緊拳頭,細細磨牙。“來,繼續喝。”冷清歌伸手一點那邊的白瓷瓶,馬上就有眼疾手快的男模走過來,打開瓶...隨著一聲巨響,大廳中間轟然發出巨大刺耳的爆炸聲,大地馬上開始震顫濃煙四起。

“狡辯什麼我都不會聽的,你們都去死吧!”

“那些忘恩負義的白眼狼,必須絕後!”

淒冷的女聲在轟鳴中放肆大笑,馬上摁下第二個摁鍵,大廳的四周也開始爆炸,根本不給他們逃生的機會。

“大家保護自己。”

冷逸暘拉住離他最近的董嘉卉,二人迅速找躲避點,隻來得及大吼一聲。

爆炸濺起無數碎石和玻璃碎片,飛揚在大廳中,眾人四散找躲避物保護自己,一時間尖叫聲爆炸聲混作一團。

爆炸聲快點燃為數不多的木質傢俱,通天大火猛地竄上天花板。

冷清歌逃跑的途中突然被攔住去路,驟然怔怔地呆滯在那裡。

好大的火,像是兩年前彆墅裡的那樣大,濃煙直至鑽進她的五官,很快浸出淚來。

她本來就發病的嗓口頓時緊的難受,乾澀的咳不出來也咽不下去,巨大的窒息讓她感覺眼前發黑,混沌中彷彿回到了當年的火場。

冷清歌突然低頭,開始拽自己身上的衣服,她拚命地扯著褲腳,在空氣中亂抓。

淩澤胤捂著被沙石迷住的眼睛,不顧爆炸的激烈,在廢墟中四處尋找冷清歌的身影。

終於,他看到她孤身一人站在大火中,正在撕扯自己的身體。

“清歌!”

他猛地撲過去,將她狠狠抱在懷裡,替她阻擋一切的飛沙走石和凶猛烈火。

“救救我,好大的火,會燒死我的,我不想死。”

冷清歌的雙眸滿是混沌,毫無焦點,還在不停地揪扯著身上的衣服,崩潰地嘶吼。

“清歌,彆怕,有我在,你不會有事的。”

淩澤胤看著麵前驚恐地女人,痛徹心扉地想到,當年她就是這樣一個人,在大火裡哭嚎,求救。

他彷彿還能聽到她絕望的嘶吼。

隻是這次,他就算死,也不會再拋棄她,更不會讓她獨自一個人。

“救救我,好大的火,我逃不出去了,快幫我把鐵鏈拽掉……”

冷清歌的意識已經模糊,她像是行屍走肉般瞪著空洞的雙眼,臉色青白,喃喃地不停重複著這幾句話。

“清歌,不怕,我在,我陪你。”

淩澤胤看著她失魂落魄的樣子,眼角從泛紅到濕潤,眸中赤紅。

突然!天崩地裂中,旁邊的石柱突失去了平衡,向著他們的位置轟然倒下。

淩澤胤看到時已經避無可避,他猛地轉身死死抱住冷清歌將她撲在身下,雙手撐起,用自己的背替她擋住了致命的一擊!

鹹腥的氣息隨即湧上嗓口,不由自主地湧出一大口鮮血來。

雙眼漸漸模糊,眼眶像是幕布般開始漸漸變黑,他用儘最後的力氣抬起頭,緊緊盯著身下的女人。

他要在最後的時光裡,記住她的臉。

此時,爆炸已經讓大廳沸反盈天,大火,尖叫,嘶吼充斥在耳邊。

但淩澤胤彷彿什麼都聽不到,他就這樣呆呆地看著她的眼,近乎癡迷……

恍惚間,他又看到了水下的那個女孩子,那麼漂亮,那麼善良,讓他一見鐘情,永世不忘。

“阿胤。”

……團把守,保證連隻蒼蠅都飛不出去。汪九被五花大綁扔在一堆破舊床單裡,他冇有掙紮,很認命的躺在那。就連冷清歌和淩澤胤走進門,他都冇有任何動靜。“汪九爺彆來無恙。”冷清歌轉身在他們搬來的椅子上坐下,垂眸瞥著麵前的人,輕笑。冇人給淩澤胤搬椅子,他左右看看,隻能認命地站在她身邊。“我們從來都冇見過,談什麼彆來無恙,這位小姐如果想跟奴隸拉近關係,可以換個彆的方式。”冷清歌是用國語跟汪九說的,汪九當即用純正的國...